天際線

泠。戰BA、鑽A溺愛中。
致力協尋離家出走多時的手感與靈感大神。
歡迎拍打泡茶聊天。

【鑽A】御澤xこのケイタイの中で、

※原著背景

※題目取自御澤創作活動第九回「照片」

 

 

 

 

 

所謂相片,就是擷取轉瞬之間,化為永恆。

人類的記憶不可考,或出於無意識中扭曲而在海馬迴中失焦,或無限誇大喜悅亦是痛苦,或浸在時間洪流中飽受侵蝕蛀咬,四散的拼圖在無從掌控之際早有一、二片遠走高飛,甚至在過度淘洗之下抹糊了字跡只餘一片鏡面光滑無從考證,於是人的記憶開始與事實有所出入,直至灰飛煙滅。

不覺得自人生悠久又短暫的時間中,透過鏡頭裁下一段段化為捲捲膠片、鼓足了記憶卡的容量,成為具體而能握在手中的存在是一件很浪漫的事嗎?

 

 

 

 

 

任何物體皆無法脫離萬有引力的掌控,眼中所見景色不知被誰調慢了速率,採用極緩慢運鏡手法的視野記錄了拖曳著一抹同色系殘影遵循慣性定律朝地表移動的過程,玻璃鏡面朝下首當其衝接觸地面吸收大半的衝擊。

啪!

蛛網狀裂痕囂張攀上玻璃寄居,清脆的碎裂聲響反覆振動耳膜。

啪!

少年沉著臉聽聞胸腔深處傳來的異樣聲響,隨著玻璃螢幕碎成一地。

「啊、這飲料可真貴啊……」

無意間見證這幕慘劇的澤村一臉呆滯的打量著仍維持剛從口袋中掏出零錢準備投幣的御幸,隨後為無助趴在地上摔碎一面玻璃螢幕的手機默哀三秒鐘。

運作中販賣機的白色冷光打在鏡片上形成一片逆光,御幸的白眼沒能順利的砸向身旁莫名一臉惋惜的後輩。

 

 

 

 

 

「就是這麼一回事,所以澤村你快點起床準備吧。」

「什麼就是這麼一回事啊完全搞不懂!還有混蛋御幸你為什麼要來干擾我寶貴的補眠時間?!」

「就因為是難得的休息時間才有空出門啊,好了別廢話動作快點。」

「你這傢伙都不問別人的感受嗎?」

「嗯榮純君一定非常樂意的我知道。」

「不要胡謅別人根本沒說過的話!」

一整個週休二日都沒排定任何訓練,對棒球部的部員而言是彌足珍貴的日子,即便是平日秉持著早睡早起身體好的良好生活習慣的澤村前一晚也在同寢前輩的威逼利誘之下跟著大戰電玩三百回合,腦袋沾上枕頭前一秒還做好了一覺睡到中午的打算。

所謂計劃趕不上變化,只要有心人人都能是程咬金,當澤村蜷縮在被窩中睡得正香甜,迷迷糊糊間感覺到整個身子正被人以右肩為使力點劇烈搖晃,咕噥幾聲翻過身想躲避這可惡的騷擾,然而來人卻變本加厲改扯著他的臉頰怎樣都不肯鬆手。

肌膚的末梢神經傳遞著疼痛資訊盡責的不斷刺激大腦,這回逼得休眠中的大腦不得不開始上工,睡意就像被沖入太多白開水而過度稀釋變了味的高湯一般。

掀開眼簾尚未定焦的視野中出現御幸一也咧嘴笑得欠扁的臉龐時,澤村榮純險些沒壓抑住送一計高速直拳到那張臉上的衝動。

「什麼有幸見證手機功成身退的瞬間所以要陪你去買新手機,這是什麼理由啊?」

即便瞌睡蟲多半已遠走他方睡意稀薄,但基於身為人……不對、身為澤村榮純的尊嚴,憤怒到逼出貓眼的少年揪緊棉被正在內心誓言不向惡勢力低頭。

「再說把手機摔出去的不正是御幸前輩你自己嗎?到底跟我有什麼關係啊?」

始終坐在澤村的床邊的御幸笑咪咪撐著臉聽完後輩帶有滿滿起床氣的抱怨,將其當作BGM左耳進右耳出,心口充斥著我家澤村怎麼連鬧脾氣時也這麼可愛啊就算手機摔壞了也沒關係內心都被治癒了等與人設完全不符的近乎偏執狂的滿足感慨,待澤村說累了語音落下一時想不到說詞時,他裝模作樣的長嘆一口氣。

「唉好可惜,原本想說難得假日有時間想和澤村約會,既然你不願意那也不勉強。」

御幸以眼角餘光不動聲色的觀察著澤村的反應,果不其然見到對方聽到約會一詞瞬間刷紅臉氣勢也減弱不少,他決定更加投入感情一臉哀怨再接再厲。

「你不願意也沒關係啦,我知道昨天你跟倉持打電動打到很晚一定很累。」

「等等我又沒說不願意……」

「真的嗎?不要勉強喔。」御幸有自覺,自從同澤村交往之後他的演技有飛躍性的進步。

「好啦我知道了,」惱怒對於任何御幸以男朋友立場的發言毫無抵抗力的自己,澤村終於自暴自棄放棄掙扎鑽出被窩,「我陪你……」

澤村一句話還沒說完,整個雙層床鋪猛然一震,劇烈搖晃給人有了是否要散架的錯覺,此時澤村就像受到驚嚇的小動物,一溜煙躲到做出防衛姿態的御幸背後。床架的晃動終歸止息,當某對投捕對現況仍摸不著頭緒時,床鋪上層猛然探出一顆頭。

「笨蛋情侶快點給我滾出去!一大清早在吵些什麼,瞧不起單身狗嗎?」

 

 

 

 

 

御幸一也並不是個喜歡拍照的人,確切來說他並不是個時常留下個人圖像記錄的人。就澤村入學至今的記憶幾度翻了個底,除了御幸生日那回被三年級的前輩們以人海攻勢及前輩的威嚴雙重壓力下乖乖就範大夥一起拍了好幾張大合照以外,再除去雜誌上刊載的採訪照片,御幸的照片可說是少得可憐。

真是可惜了御幸前輩的好皮相,雖然不太想承認但明明是個上相的池面。

某回的五號室遊戲大會澤村趁著御幸被倉持以不會打電動就別在這礙手礙腳為由打發去買飲料時作出以上感嘆,要是被本人聽到肯定又要得意忘形。

聞言倉持只是瞟了他一眼,隨後又將注意力放回電視螢幕上。

「喂、澤村。」

「前輩有什麼事?」

「你那邊要是有御幸的照片就拿些過來,那傢伙再怎麼不喜歡拍照總會讓你拍吧。」

「有是有,但倉持前輩想做什麼?」

「那傢伙的照片行情可是超好啊。」

「請恕我拒絕,再說誰會出賣自己男朋友的照片啊!」

「你現在是在瞧不起我嗎?」

「不、絕對沒有!倉持前輩請饒命!」

前輩的鐵拳真疼啊,回想當時切身的慘痛記憶,澤村覺得被賞了爆栗的後腦勺似乎又開始隱隱作疼。

 

 

 

 

 

然而不喜歡拍照的人與其說是面對鏡頭覺得彆扭而抗拒,或許是想投入心神全力記錄的對象從不是自己。

嘴裡正一口口塞著御幸買單的巧克力聖代,看著對面的少年一手握著剛到手的新手機另一手捏著螢幕支離破碎但勉強能顯示畫面準備退役的舊手機,神色莫名嚴肅。

「前輩你怎麼換了手機之後看起來更困擾?」

「才沒困擾呢,只是在感謝它之前的犧牲奉獻。」

御幸前輩是這麼念舊的人嗎?

自球場上延續至場下所培養出的絕佳默契,御幸輕鬆的自叼著湯匙瞠圓雙瞳的澤村臉上解讀出此刻他的內心想法,只見他對待珍稀品般小心翼翼的放下功成身退的手機,隨後推推鼻樑上的鏡架神色肅穆。

「那裡面可是裝滿了你的照片吶,不管是上課、訓練、吃飯還是我都分門別類開了好多資料夾啊,裡面滿滿都是回憶。」

「等等那些到底是什麼時後偷拍的?還有睡覺是怎麼回事?那是犯罪吧!」
「放心不會外流的,純粹是我要自己收藏用。」

「重點不在那!」

「好啦別生氣。啊榮純你過來一下……」

拉過因賭氣而鼓起臉但被喊了名字總會特別安分乖乖聽話的小情人,愛憐的捏捏軟呼呼的臉頰好聲好氣才哄著澤村願意跟他頭靠頭一起看著舉起的新手機的鏡頭。

 

 

 

 

 

─────このケイタイの中で、第一枚の写真。

 

 

 

 

 





終わり

 





總字數:2,586字

 

完2015.06.26


 


评论(5)
热度(54)

© 天際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