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際線

泠。戰BA、鑽A溺愛中。
致力協尋離家出走多時的手感與靈感大神。
歡迎拍打泡茶聊天。

【鑽A】御澤x淚

【CP:御幸一也+澤村榮純】
※年齡操作有,正太御幸出沒

※依舊是沒頭沒尾小短打

※御澤創作活動第十一回「淚」

 

 

 

 

 

澤村榮純此刻碰到人生迄今為止最痛苦糾結的時刻。

 

 

 

胸前的衣料被溫暖液體緩緩浸溼,肌膚感知到隨著時間推移液體由溫轉涼的詭異,然而新一波溫熱就像忘記旋上的水龍頭不斷打濕早已能滴出水的衣料,儼然成了擦手布的存在。看著不久前撲在自己懷裡哭得唏哩嘩啦全無平日欠揍小鬼模樣的御幸,澤村忍不住在心裡感嘆唉呀這小子還有點像小孩的地方,帶有安撫性質的揉揉對方毛絨絨的小腦袋,可惜成效不佳。

「是誰平常都在笑我哭鼻子,現在自己哭最慘?」

「可是、可是這個不一樣啦,會很痛!」

「不會痛,就像蚊子叮一下就好了。」

「哪有這麼大的蚊子?」

兩人一如往常的沒什麼營養的抬槓似乎稍微轉移了御幸的注意力,おし這是好機會,礙於現在的狀況澤村只能在心中握拳鼓舞自己,同時向著御幸視野無法見到的背後方向使了個眼色。

「這樣吧,等等我們去吃車站前那家很有名的豬排丼。」

「那只是榮純你自己想吃吧?」

「之前是誰打賭輸了說要聽我澤村大爺的話?」

「好吧……」

「吃完後我們去打擊場。」

「真的?」

「對!我澤村榮純大爺說到做到!」

「好!榮純請……」

小男孩一聽到接下來的行程硬生生排進了自己最想去的地方,肉呼呼的小臉龐瞬間綻開燦爛笑容整張臉明亮異常,似乎忘記幾分鐘前哭得眼睛種種抽抽噎噎的人正是自己。說時遲那時快御幸一也一句討著澤村請客半是撒嬌半是任性的話還沒說完,澤村忽然將御幸抱個滿懷以投手有力的臂膀不輕不重鉗住男孩的雙手令其無法動彈。




「克里斯醫生,不好意思麻煩您了。」

一句話瞬間判定御幸一也的死刑。

 

 

 

可惡,太大意了!

以恐懼為催化劑在心中放大數百倍的痛楚襲來而腦袋一片空白前最後幾秒,御幸只能憤恨的咬著澤村的外套衣襟作為報復,然而依舊擋不住淒厲的哀嚎。

「榮純你這個叛徒!」

 

 

 

澤村榮純此刻碰到人生迄今為止最痛苦糾結的時刻,由於手邊正緊緊鉗住一聽到打針就像是要他的命的御幸一也,而無法將此刻對方哭得脹紅的臉龐拍照存證,可惜,明明是個能拿來取笑他的小辮子。

算了,反正他也不會那麼快說不哭就不哭,畢竟還是小孩子嘛。




 

 




 

 

終わり

 

 

 

 怕打針的小御幸什麼的,光想就覺得好萌。

果然是小孩子啊--也想挫挫這小子的銳氣--(喂)



總字數:867字

完 2015.07.10



评论(10)
热度(41)

© 天際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