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際線

泠。戰BA、鑽A溺愛中。
致力協尋離家出走多時的手感與靈感大神。
歡迎拍打泡茶聊天。

【鑽A】御澤xNameless 01

【CP: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只是片段,日後計畫補完





奇蹟,不曾出現。

當最後一抹夕色墮入地平線,人生中堪比奇蹟的唯一存在就此溺斃於漫天深沉。

 

 

 

同樣的場所同樣的季節同樣的人們,不同的儀式。

教堂內充斥著主角的親朋好友,偶有細若蚊鳴的低語揚起,但更多的是連綿不絕的低低抽噎。

御幸一也倚著椅背挺直身子,與其說是直視前方倒不如說是不願讓多餘的畫面干擾一片空白的思緒而死死盯著台前的素白光亮處。

目光直射幾乎能將那口木棺燒灼出一個大洞,破裂缺口的木材炭化含著未滅的赤色星火正被緩緩蛀蝕。

最前排的親屬依序離席至棺槨旁瞻仰亡者的遺容,空間內的氣流密度高得不可思議,隨著每回氣息吞吐之間,不可視的團塊通過氣管沉積在肺部中逐漸膨脹由內向外擠壓,肺泡的機能被剝奪大半,呼吸成了無法擺脫反覆的痛楚,然而氣息閉塞的苦楚被胸腔深處的破口蓋過,不被察覺。

記憶化作刨刀尖端閃著銳利金屬光澤,有如水底沉澱下的物質再度被攪拌揚起,每一回的飄揚躍動彰顯存在之舉都是使勁刨挖,翻起了肉噴出殷紅血液久久不停,止血機能被拔除一般無法乾涸。

在疑似失血過多的暈眩湧上之前,御幸再次緩緩撐開眼皮,湊巧將前方躁起的小小騷動收進眼中。

澤村正與澤村的母親相擁痛哭,他的母親幾乎暈厥若非有人在旁攙扶或許早已站不住腳。

低頻細密綿延的哭泣糾纏著思緒,比起撕心裂肺的嚎哭,壓抑的哭聲更能在心頭留下道道滲血的爪痕。

御幸選擇斂下瞳隱忍幾乎窒息的疼痛,雙拳指節用力過度而泛白,嚥下不可爆發的波動前,對於能在曝曬在無數視線之下隻手捂住口鼻極力壓抑哭聲的澤村好生羨慕,明明就能放聲大哭的,那是世間所允許的。

 

 

 

跟我不一樣。

 

 

 

於是他將澤村,或許該說是曾名喚蒼月若菜的女孩的身姿隔絕於視界之外。











終わり






實習過了一個多月依舊沒時間提筆,只好默默把先前腦洞出的渣拿出來。
或許開學後才會比較有時間填文坑,何等虐。
不過應該也沒什麼人在期待應該可以無壓力XD(欸)




總字數:676字

完 2015.07.02




评论(2)
热度(22)

© 天際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