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際線

泠。戰BA、鑽A溺愛中。
致力協尋離家出走多時的手感與靈感大神。
歡迎拍打泡茶聊天。

【鑽A】御澤x趨光性06

【CP: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光舟五號室設定

※大量惡友組搶鏡

※可能OOC


01、0203、0405






14.

吵得要命,對前輩沒大沒小。

以上是倉持洋一對澤村榮純的第一印象,但對這個堪稱移動式噪音製造機的後輩卻是怎樣都狠不下心討厭他,只好以這小子適合作為複習快生鏽的格鬥技的對象為由說服自己,這理由牽強的連自己都覺得可笑。

「之前就覺得了。」增子翻找的房內共同的垃圾桶試圖從中翻出同他珍藏的布丁中不翼而飛相同數量的塑膠容器,一臉看起來快要哭出來的模樣格外淒慘。

「小澤村果然還是讓人沒法討厭啊。」

確實如此呢。

倉持跨坐在椅子上,下巴靠著椅背觀看增子自垃圾桶中翻找出第四個洗得乾乾淨淨的布丁空盒,思緒搓成絲線化作風箏越飄越高。

不分狀況鬼吼鬼叫、叫他去跑個腿一堆廢話、窩在棉被中看個少女漫畫也能大半夜哭哭啼啼讓人睡不著覺、啊老家居然還有個很漂亮的青梅竹馬死都不願意把人家的手機號碼貢獻給前輩,隨手都能拈來一堆足以將澤村列為黑名單的理由,即便能即刻揮毫洋洋灑灑列出好幾條澤村的罪狀貼在五號室的門口,倉持也絲毫沒有以比格鬥技更嚴厲的手段修理對方的打算。

「因為他是個笨蛋吧。」

澤村的名字早與笨蛋成立恆等式,腦海中適時的浮現笨蛋後輩的臉龐,看來似乎又蠢了些。

「對啊,小澤村真的是笨蛋啊。」

滿腦子只想著棒球,是個十足的棒球笨蛋……嗯好吧這裡應該沒有一個人有資格說他這句。跟人相處時也直來直往,就算手段啦表達方式啦傻了點蠢了點還是能感受到他單純的本質。

「克里斯應該比誰都還清楚小澤村這一點。」

「克里斯前輩啊……」

這倒是真的,碰到澤村前的那位總毫無生氣瞪著一雙死魚眼的前輩前後整個人的氛圍轉變之大令人咋舌,倉持暗暗道。

小澤村是個好孩子呢。

增子低沉的嗓音帶著笑意說道,手邊的動作也沒停下。

「嗯也是啦,至少那小子跑腿三回就記得增子前輩和我喜歡喝哪幾牌的飲料。」

雖然全都是被我硬踹出門,倉持仍不忘在心中補上附註。

「對吧?就說小澤村其實很貼心。」

「增子前輩你好像五號室的爸爸啊。」

盤腿坐在地上仍進行協尋大業的增子應了一聲聳聳肩也沒多做否認。

「不過增子前輩口中的貼心好孩子小澤村,可是偷吃掉六個前輩珍藏的布丁喔。」

「嗚嘎!」

自垃圾桶中挖出第六個布丁空盒的增子一臉悲憤泫然欲泣。

 

 

 

「倉持前輩當初為什麼會選擇來青道?」

正當倉持手握遊戲把手操控著把Let’s party!掛在嘴邊當招牌台詞的愛用武將在遊戲地圖中一騎當千把敵方雜魚小兵當西瓜劈得不亦樂乎之時,被澤村忽然拋出的問號砸得有些措手不及。

嘖嘖無雙類的除草遊戲最不適合做深入思考這般只會累積壓力的事,在心裡嘀咕幾句倉持仍是讓角色直取敵將大陣後連續放出所有大絕草草結束這回合。

「因為青道看上我倉持大爺的腳力。」

「原來是這樣啊?倉持前輩的腳程的確很快呢,不愧是青道的獵豹!」

抱著枕頭趴在床上的澤村正被大量少女漫畫單行本堆起的長城密實的包圍著,彷彿身在以少女漫畫堆起的碉堡,其中似乎還有前幾天伊佐敷一臉終於找到同好滿臉欣慰搬來的整套珍藏漫畫。倉持不諱言他確實被雙眼發光和澤村那個笨蛋興高采烈交流少女漫畫心得的伊佐敷此富有衝擊性的畫面嚇得不輕。

螢幕上跳出選擇合戰場的畫面,不經意陷入回憶中的倉持只是面無表情死死按著遊戲把手上的方向鍵,螢幕中的游標輪番指過所有合戰場的名字。

進入青道前一個階段,對倉持而言絕對稱不上是什麼值得緬懷的美好回憶,眉心早在他自個兒尚未察覺時悄悄皺起。

「突然間問起這個幹什麼?」

「純粹好奇嘛!像小春就是追著他家哥哥來的,就好奇倉持前輩有什麼理由嘛。」

「哥追求的是揮灑青春汗水與熱血,男人的浪漫!」

「啊?是……」

「笨蛋澤村不要冷場!快給我點反應!」

「前輩冷靜!您繼續忙,不肖澤村不打擾了!」

「本來就該這樣!」

扭過頭衝著澤村吼了一句後見對方乖乖低頭不再多嘴才滿意的將視線轉回被冷落許久的電動上,選定了接下來要挑戰的關卡時倉持扭扭身子調整一下坐姿好讓自己舒服點。

遊戲主機讀取碟片內容之際螢幕一如往常漆黑一片,除了左下角快馬加鞭的小兵圖示表明遊戲仍正常運作。

在那片刻的灰黑色鏡面中,倉持看見自己有些呆滯的臉龐以及,半張臉埋在抱在懷中的枕頭,蹬著一雙腿在半空中來回劃著弧線,垂著腦袋瓜緊盯著平置於床面的印刷刊物的澤村。

維妙的異樣感驅使倉持不住多看幾眼,以漫畫單行本而言,平攤在床面上翻閱實在是太勉強了一點……

 

話說,忘記逼問這小子怎麼會想從長野大老遠跑來青道。

 

光束般乍現閃過的想法在新一輪遊戲開始之時,讓螢光幕得以正常運作在線路中一個勁橫衝直撞的電流粒子炙燒得邊緣炭化向上蜷曲。

 

 

 

天上會掉下來的是不是禮物沒有人知道,但至少倉持洋一知曉,會從天而降的不只是鳥糞而已。

與其說是精神層面對於能將現有狀況全面推翻的劇烈變化不及反應,倒不如說是無法置信,就像是從天而降一塊大餅,比起衝上前去把餅扳碎送進口裡,更多人應該會選擇保持安全距離遠遠端詳觀察一陣子。

誰知道有沒有毒?哪個人吃飽閒著耍人玩吧?多是揣摩著這般心思在一旁疑神疑鬼。

倉持洋一在見到眼前的畫面的短短一瞬不由自主的進行著比上述更繁雜的心理活動。

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獵豹也能算進貓科家族之中,少年覺得他快被這堪比加農砲威力的驚喜正面直擊轟得塵歸塵土歸土,青道的獵豹軍終究成了時間洪流中遺忘前人血淚結晶被殺死的無數的貓的其中一員。

撓起倉持那致命好奇心的是固定窩在屬於自己的下鋪或趴或躺進行著澤村自稱是揣摩人類心理的深奧課題,他總從鼻腔發出幾聲冷哼以取代嘲笑澤村這樣一個大男孩居然跟女孩子一樣愛看這類小情小愛整個世界的重心只剩男朋友的東西。

 

 

 

倉持前輩請別小看少女漫畫,它可是揣摩女孩複雜心理的重要利器呢!

磨磨喳喳的幹什麼?是男人就直接站出來。所以快交出若菜的電話號碼!

為什麼又扯到那邊去?

 

 

 

笨蛋後輩時常躺在床上看似早已將平躺看書對視力有不良影響的常識給拋諸腦後,瞪著一雙腳丫子在床面上像便利商店賣的熱狗滾來滾去。五號室的日常景象以電視、書桌及床上各有一抹人影佔據作為定番,早已鐫刻在記憶區塊深處化為難以抹滅的物理性溝槽,即便僅僅是重力沉積之下積聚的一抹薄薄塵埃,輕盈近乎無存在感,分毫的變動好似看似止步不前自然而然被遺忘有著移動事實的時針一般,猛然醒覺之際,早已拋下世俗雜念般的遠遠向前推進,那方佔據記憶體中巨大的令人窒息的空白正冷冷笑看任何忽視過其存在的每一個人。

某個瞬間成了碎玻璃渣子扎進肉裡疼得讓人不得不抬頭打量週遭,因而有了機會撞見在你所不知曉的某時某刻早已成形的變化。

長時間過於放鬆導致的姿勢不良,肩頸肩的痠痛不適蛀咬著僵硬的肌肉,倉持暫時放下遊戲把手隨性的扭扭肩關節以紓緩疼痛,先前緊握把手瘋狂連擊按鍵的左手拇指指腹半邊像被燙整過,一小塊被壓得有些平滑的指肉暈出鮮活的肉色火辣辣的疼著癢著。

倉持不禁皺著眉忍不住甩甩積累疲憊的手掌,彷彿這麼做就能卸下所有不適。

搧起放鬆的似乎無骨的雙掌之時,指縫與指縫間的空隙分割著螢幕剪成形狀大小不一的彩色碎塊,伸直了手臂雙掌指縫嵌合著指縫,交互糾結不規則的空洞後,倉持洋一窺見托著半邊臉頰垂著腦袋專注低頭翻閱刊物的澤村榮純週遭空氣緩緩沉澱,透明澄澈似乎來自於某個異次元的產物包裹著將其隔離在不屬於任何一處亦超脫時空限制的一方空間之中。

縛於凝固成形的琥珀,一瞬就此凝結無限延伸化作永恆。

 

 

 

喂、澤村。

 

 

 

試探性的喚了對方的名,落下的語音猶如湊近水面延著池畔滾落的小石子被吞沒而不出聲響,久久未聞動靜,一旁坐在書桌前的後輩扭過頭視線投向被呼喚那方之人的動作全映在電視螢幕上。

肉眼難以看清的細微塵埃粒子盤旋而下讀秒計算著時間流逝,前一陣子才剛更換過的日光燈不爭氣的又是幾回明滅,一縷薄霧垂落的陰影閃爍瞬間,澤村彷彿方從長久的沉睡之中悠悠轉醒,動作似乎給調成緩慢至極的速率,抬首飄揚的髮尾在動作之下彎曲上升隨後垂降的角度柔軟像帶有茶褐光澤的羽毛,掀起的眼簾後頭溫暖色彩鑽出琥珀的裂隙。

「怎麼了嗎,倉持前輩?」

少年眼瞳中的色澤緩緩溶解著凝固其自身週遭的時空的琥珀,再次與此世貼近。

「沒什麼。我現在很想喝可樂,你去幫我買吧。」

「欸?!倉持前輩你又來了!」

「廢話少說,快去。」

 

 

 

這是為了後輩的健全心靈著想體貼的前輩如我才不得不出此下策,前輩我也是用心良苦呢。

倉持洋一像個老頭子嘴裡嚼著叨叨絮絮的低語,彷彿每多說一個字就能多為他此刻所做的事合理半分,儘管他正在同寢後輩的床邊幹著翻箱倒櫃這般上不了檯面的事。嘰嘰喳喳吵得要命的澤村被仗著早一年入學而心安理得行使使喚權力的倉持一腳踹出寢室順道指定了幾項校外便利店才有販賣的零食品項,奧村報備完接下來要去會會他的小伙伴立刻不見人影,一時半會之內寢室內應該還能維持最高品質。

小小的空間內不時響起被褥翻動的悉悉簌簌,本沉積在織品纖維的塵埃碎片在外力下震起飛揚,搔得倉持的鼻腔黏膜有些發癢,幾聲斷斷續續的吸鼻子作為背景音之時,吃力將手掌塞入床墊下的縫隙中來回摸索偶爾和軟軟的床墊底層磕磕碰碰,體溫暖得木製床板變得溫熱,此刻充當探測器般存在的手臂感知異物的靈敏度亦直線攀升,肌膚貼上某個冰涼明顯是印刷品質地的物品瞬間,雙瞳猶如無意間窺見一個天大秘密一般猛地瞠圓。

對於血氣方剛的青少年而言,厚度偏薄封面滑膩的印刷品手感並不陌生,正當倉持洋一懷有混雜一絲絲罪惡感與窺探他人隱私而高揚的興奮複雜情緒之時,一縷納悶這玩意兒怎麼跟蠢村平時愛看的漫畫月刊差距甚大的思緒悄然成形。

指尖掐緊床墊下尋得的意外收穫,整條手臂猛一使力向外抽出,此舉似乎成了啟動整人機關的關鍵,倉持洋一被堪稱意外中的意外的驚喜大餅砸個昏天黑地。

 

 

 

 

 

真是活該,自作自受的傢伙。

暈眩褪去之際,少年望著手中所持有的物品喃喃低語。











-To Be Continue-






x





實習累成狗(倒)
如果這兒有人在期待那真的不好意思久等了雖然我覺得應該沒有啦
讓倉持打的電動是個人樂趣,偷偷問不知道有沒有同好可以來交流一下XD

雖然開學了希望能開始擠出時間來寫文,雖然理想是這個坑能在今年結束前填完但......好吧對自己的效率真的很沒信心(ry


评论(44)
热度(79)

© 天際線 | Powered by LOFTER